第六十八章 就问你气不气
p> 陈然坐在车后座正中央,左右是两位保镖,宁破坐在副驾驶位上。


陈然静坐了一阵,然后掏出手机,刷起了抖音,立即一道洗脑的BGM响了起来。

【我们一起学喵叫,一起喵喵喵……】

【打我吧,没有办法,我就是这么强大,哈哈哈……】

【什么鬼魅传说,什么魑魅魍魉妖魔……】

全车人员:“……”

你是被绑架的!心咋这么大呢!能不能尊重一下我们的行为!

保镖两人听的一阵头疼,宁破的脸都黑了。

宁破头也没回,掏出自己的耳机丢给陈然,吼道:“玩手机不知道要带上耳机啊!提高一下自己的素质好不好!”

陈然‘乖巧’的点了点头,带上耳机之后,继续刷抖音。

“噗,哈哈哈哈,艾玛真逗,哈哈哈……”

宁破猛的回头吼道:“能不能不要笑出声啊!很吓人的你知不知道!”

说完,陈然还笑了三秒,随后他抬头看了一眼宁破,摘掉耳机一边疑惑道:“怎么了?”

宁破胸膛剧烈的欺负,正准备开口说话时,陈然仿佛发现了很有趣的视频,连忙戴上耳机,随后再次放声笑了起来。

砰砰砰!

宁破气的直踹脚,整个人原地爆炸,要不是他决不动手打人,怕是现在他就要把陈然从车上直接甩出去。

两边的保镖见此情形,不断用眼神暗示陈然停下来,然而陈然彻底沉迷其中仿佛无法自拔。

最终,保镖陪着陈燃一起看,宁破则是自己掏出手机戴上耳机,开到最大音量,自己也在刷。

这一路再也没有人多说半句话,只有陈然的笑声,以及两名保镖没有忍住笑发出的嗤嗤声。

很快,轿车开到了宁家别墅前停下。

刚停车,宁破就迫不及待的摘掉耳机冲出车门,揉了揉耳朵,他再也不用忍受陈然的笑声,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,再也不用在车里面和陈然共享一处的空气。

这个时候宁破竟然有一种解脱,这一路上对于他而言,简直就是心灵上的折磨。

“到了,下车吧。”

保镖打开车门,把陈然请下了车。

陈然扭了扭脖子,脸上带笑道:“终于到了,走,咱们进去吧。”

“哼,我倒要看到你还能笑到什么时候。”宁破冷哼一声,大步流星的向前走去。

宁破的想法很简单,他就是要以权势压人,把自己的肌肉给亮出来,从而让人屈服。

江胜初次遇到陈然也是如此,相比之下宁破反而收敛了很多,只不过,两个人都把陈然想的太简单了,后果是显而易见的。

别墅客厅当中。

宁破在前,保镖携带陈然在后。

“爸,我回来了,还带了个客人给你见见。”

宁景山头也没回,依旧认真的泡茶:“请客人过来喝茶。”

宁破哎了一声,然后给了陈然一个眼色,示意他过去坐下。

陈然点了点头就径自走了过去。

宁破看着陈然的背影,心中暗笑:“还跟我装淡定,到时候看你还怎么演。”

陈然径直走了过去,一屁股坐在了宁景山的对面就开口道:“宁先生,你家儿子有病。”

宁破:“……”

上来就骂人,你小子找死啊!

还没等宁破生多大气,宁景山的一句话就让他顿时没了气焰。

“没想到是陈客卿,这……看来是我儿不认识你,对你的不敬,还请你不要放在心上,我在这里替小儿道歉了。”

宁景山看到是陈然先是一愣,随后连忙起身鞠躬。

宁破在后面愣住了,客卿?他倒是听说家里面来了一尊新客卿,救了他爷爷一命,医术了得。

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医术了得的陈客卿,是一个江海市医学院的老师。

另外两个保镖见到宁景山如此,立刻知道了陈然的真实身份,一时之间他们既紧张也有些庆幸。

还好当初没有对陈然动粗,不然现在他们两个就得完了。

陈然淡淡笑道:“没事没事,他也挺懂事的,并没有对我动手。”

“你先喝茶。”宁景山歉笑着,递给陈然一杯茶,紧接着扭头冲宁破喝道:“你给我过来!”

宁破脖子一缩,顿时就怂了,低着头走上前去,在宁景山的面前他没有任何的脾气。

随后宁景山一个眼色,宁破就对陈然低头道歉道:“陈客卿,对不起,我之前不知道您的身份,对你冒犯了,是我的过错,我希望你可以原谅我。”

“没事儿,你有病,我可以理解。”

“……”

老子没病!你特么才有病!

即使是宁景山在旁边,宁破的心里面都有想杀了陈然的冲动了,心中的怒火已经快让他爆炸了。

这家伙说话简直不要太气人了。

陈然端起一杯浅尝辄止,看了一眼宁破道:“怎么,以为我是在骂你?”

宁破尚未失去理智,他知道陈然此话大有深意,他想了想道:“怎么?难道你能够治好我这容易发脾气的问题?”

陈然摇了摇头道:“不,我就是在骂你。”

噗!

宁破直接一口血喷了出来,是真的气到了吐血,洁白的地板上染上了斑驳血迹。

尼玛,这不应该是电视剧的反转套路么,怎么你这反转的方向不对了呢。

陈然咧嘴一笑,很是开心道:“我当着你爸的面骂你,你也不敢骂我,对不对?我就问你气不气?”

噗!

宁破开口又是一口鲜血,整个人佝偻着站在原地,目光当中带着杀气死死的盯着陈然,面目无比狰狞。

难受就难受在这里,宁景山在旁边,宁破心里面有再大的火也只能忍着,怒火攻心而吐血。

宁景山眉头微微一皱,沉声问道:“陈客卿,我儿做事是有很多地方的不对,不过也请你少说两句。”

陈然没有多说什么,而是抽出银针道:“我这是给他治病,现在气血通了,我才好施针。”

宁景山眼镜一亮,正色点头道:“多谢陈客卿了。”

宁破听到这句话心中顿生疑惑,这到底是不是真的?他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气完人才能给人治病的。

不对,这一定是他故意的,看我不爽所以气我,帮我针灸一定是他给自己留的后路。

宁破一挥手怒道:“老子不要你治!你给我滚远点!滚呐!”

陈然面色不变,站在原地道:“你想好再说,如果你不愿意我也不强求,反正治好你对我也没有好处,反而是你,如果不治的话,今天的气可就白受了,血也白吐了。”

宁破一阵牙疼,你这话说的咋这么有道理呢,看着地上的血,他现在感觉自己不治都亏得不行。

“那好吧,我治。”

“可我又不想给你治了。”

噗!

宁破再一次吐血,一屁股跌坐在地上,模样十分狼狈,他感觉自己肺都快气炸了,自己何曾受过这么大的气。

“唉,这下差不多了。”陈然看到地上的血,这才施施然的抽出银针,将宁破的天灵盖上插满了银针。

这几针下去,宁破如同醍醐灌顶一般,眼神当中的戾气很快就消散了下去,他从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如此的冷静和理智。

一直身处暴躁当中的宁破,对别人恶言相向,心里面也是有些愧疚的,不过他就是没法控制住自己。

想他说的一样,这是病,得治。

在国外进修期间,他拜访了心理学教授和医生,进行心理辅导,然而依旧没有任何作用。

现在自己却是意外的有所好转,这让宁破有些难以置信。

上一章
下一章
目录
设置
夜间
日间
报错
章节目录
换源阅读
章节报错

点击弹出菜单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声
女声
逍遥
软萌
开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