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那个男人

江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监控室内。

一群白大褂激烈的讨论着,在隔壁手术室的手术台上,躺着一具尸体。

哐当。

医院院长唐建国推门而入,急忙问道:“伤者是什么情况?”

一名白大褂连忙将CT图像递给了唐建国,只见一颗子弹从头颅后方射入,停留在颅内。

“伤者为市局缉毒队队长李明志,今日缉毒时头颅中弹,陷入了假死状态。”

开口说话的是医院的副院长李涛,他眉头紧皱道:“只是,在不伤害伤者脑组织的前提下,取出子弹的难度太高,我们没有把握。”

唐建国放下CT图像,无奈道:“我已经请了外援,现在我们只能等那个男人过来。”

李涛冷声道:“唐院长,手术的黄金时间只剩下十分钟,伤者一刻都等不起。”

“是啊,唐院长,您亲自出手吧。”

“您可是国内的外科圣手啊。”

监护室内的白大褂们纷纷出声,神色焦急。

“我知道,可我也没有把握。”唐建国正色道:“再等等,他应该很快就来了。”

所有人脑中不约而同的冒出一个疑问。

你没有把握,那个人就有?那个男人,是谁?

哐当。

这个时候,门被人推开,只见一名年轻人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。

此人已经来,让所有人诧异。

年纪二十出头,模样清秀,步伐快捷,眼神青涩,像大学生一样。

这种人站在这里,和他们这些资深医师画风完全不同。

“你是谁?谁让你进来的!”李涛瞪了他一眼,质问道。

年轻人淡淡道:“我叫陈然,来救人的。”

唐建国此时朗声道:“这个小陈,就是我请来的外援。”

众人瞬间安静,两眼充满了难以置信,这个西医毕业生就是唐建国请来的外援?

搞笑呢吧。

“陈然,我有印象,好像是林城大学兽医系的学生,学习和实习成绩都满分,论文写得也很好,是个好苗子。”一个医生出声说道。

一听这话,李涛指着陈然怒道:“兽医!兽医成绩再好有什么用!这手术台上是人不是畜生!你给我滚出去!”

陈然懒得理会李涛,在他心里,救人要紧。

他拿起CT看了一眼,道:“我有八成把握救活他。”

此话一出,全场哗然。

“我们工作二十年,做过上千台手术都不敢说有八成把握,你哪来的自信?”

“大放厥词,你就是个兽医,没资格说话!”

李涛气急道:“你厉害,你有八成把握!唐建国,你让他主刀,到时候手术失败谁负责?!”

“我负责!”唐建国和陈然异口同声道。

“好啊!‘唐院长让你做’,陈同学你就做吧。”李涛态度突然转变,同时加重了语气。

这一句话,李涛是堂而皇之的将责任推到唐建国一个人的身上。

唐建国暗怒,这个李涛仗着自己有后台,见到机会就搞阶级斗争,现在人命关天的时候都不放过摆自己一道的机会。

众人无言,对此习以为常。

副的想扶正,正的不想走,这正副院长之间的矛盾不是一天两天的了。

陈然淡淡道:“唐院长,麻烦你派人替我倒杯茶,我有救人之后喝茶的习惯。”

唐建国还没说话,李涛却是点着头狞笑道。

“年少轻狂啊,好,我亲手替你泡茶,到时候你要是手术失败,别怪茶水喂你一脸。”

说罢,李涛转身就愤然走出监控室,嘴角扬起一抹冷笑,心中暗道:“唐建国啊唐建国,你糊涂的正是时候,这杯热茶我泼在陈然的脸上,也烫在你的位置上,到时候你不让位都不行!”

另一边,陈然迅速穿戴好一切,带着一名护士就迅速步入手术室。

通过连接着手术室内的摄像头显示屏幕,监控室内的白大褂观察陈然进行手术。

在众人的注视之下,只见陈然从怀中掏出一根银针。

银针?针灸?中医?

白大褂们气的险些骂出声来。

你不是兽医吗?怎么又成中医了?

再者说了,从脑子里面取子弹只能用外科手术解决,中医又有什么用!

通过监控室的X光透视仪可以看到,陈然将银针缓缓深入李明志的后脑,轻轻定格在子弹凹槽内。

“他这是想做什么?”众人皆是一脸懵逼。

紧接着陈然手一搓,手中的银针一分为二,缓缓向外撑,形成一个小小的夹角,卡主子弹向外拉。

众人:“……”还有这种操作???

“这难道就是取火针!”唐建国震惊道:“没想到他竟然已经学会了这个!”

“什么是取火针?”众人不解。

唐建国解释道:“取火针是明朝时期一位神医研发出的中医外科术式,当时专门为取出火器子弹而做。”

“只是要学这取火针,必须将针灸之法练到炉火纯青之境才行,而当时明朝火器威力不大,寻常中医简单开刀就可以取出子弹,所以这取火针就慢慢的失传了。”

嘶~

众人倒吸一口凉气,针灸之法达到炉火纯青之境可学,那可是中医泰斗才能达到的境界啊。

可这陈然是兽医啊!而且才二十出头,就算是天才,也没办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学会啊!

唐建国脸上如释重负的微笑道:“各位,看来今天,我们将见证医学史的奇迹的诞生。”

看着陈然那坚定的双眸,和一双稳定无比手,将李明志的子弹一点点向外拉,众人也是轻轻的出了一口气。

李明志的命,有救了。

哐当。

没过多久,监控室的门被推开。

只见李涛端着一杯热腾腾的茶水走了进来,目光当中的阴狠之色一闪而过。

李涛出声问道:“现在手术进行到什么地步了。”

还没等人说话,吱呀一声,手术室的内被推开了,陈然一脸疲惫的走了出来。

李涛见到陈然顿时冷笑道:“怎么?怂了,不敢做了?你刚刚不是说你有八成把握吗?”

陈然嘴角一扬露出些许戏虐,点头道:“我是这么说过。”

“茶我已经跟你泡好了。”李涛举着杯子道:“记得我说过的话了吗?你如果失败,我就喂你一脸。”

“我成功了。”

“什么!?”

“你没听错,手术很成功。”陈然伸出手道:“来,把茶递给我吧。”

李涛蒙住了,他扭头去看监控室的屏幕,只见手术台旁的铁盒子里,静静的躺着一颗子弹,而经验丰富的护士正在进行包扎。

“这,这……子弹取出来了?”李涛愣住了。

枪伤只需要通气止血,取出子弹包扎之后,输血输液给予伤者基础生命维持就行,剩下的交给伤者自行愈合。

而这台手术的不同点在于,子弹压迫脑神经,难以取出,并没有失血休克的危险。

只要取出子弹进行简单的包扎,手术就已经完成。

生命监控仪器也验证了这一点,李明志的一系列生命反应正在逐渐恢复。

李涛高举杯子的手僵硬在半空,他万万没有想到,自己就泡杯茶的功夫,手术就已经完成了。

还是个兽医!妈耶~

李涛的三观受到了剧烈的冲击!

陈然走上前,取下茶杯,轻轻的尝了一口道:“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?”

上一章
下一章
目录
设置
夜间
日间
报错
章节目录
换源阅读
章节报错

点击弹出菜单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声
女声
逍遥
软萌
开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