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章 岂有此理

“他们到底要做什么?”

林潇潇和凌秋雨面面相觑,他们认得白月茹,也认出白月茹身边的宁寒。

叶神话也是有点诧异。

他让人请白月茹,的确是来演奏,更多是用来羞辱。

叶神话已经知道白月茹和凌秋雨之间,有着某种联系,姬青莲和她们也关系匪浅。

既能给程老助长声势,又能麻痹对手心神,何乐而不为。

一旦出现什么意外,白月茹也是一个人质。

可谓是一举多得。

但是他们定的曲目,并不包含“渡劫仙曲”,这是个什么曲子?

“叶少,这渡劫仙曲,可是有名的情歌,虽然只有曲子,没有歌词,也足以撼动无数人的心灵,直击灵魂深处隐藏的感情,在程老纳妾这大喜之日,演奏此曲,最适合不过了。”

有人在网上看过前段时间火爆的渡劫仙曲。

时至今日,仍有人津津乐道,被无数乐界人士所青睐,却至今无人能将其乐谱写出来。

据说有人曾模仿渡劫仙曲,结果还没弹奏到第三个音节,当场吐血。

“是吗?”

叶神话不置可否的笑笑,并没有阻止。

他倒要听听,这渡劫仙曲,究竟有何玄奥。

难不成一首曲子还能翻天?

网络上传播的再怎么神乎其神,都只能代表一种跟风言论。

不过。

令他感到惊讶的是,居然不是白月茹弹奏。

而是那个戴着面具,看不到真容的男子,坐在椅子上,张开古筝放在大腿上,灵活的十指如同精灵般在琴弦上跳舞。

一个个奇妙的音符炸响,透彻心灵,令人心神激荡。

“好曲!”

开场不到三秒钟,现场沸腾。

不到十秒,不少人潸然落泪。

二十秒,几乎所有人,都泪流满面。

更有人顿足捶胸,嘴里呢喃着奇怪话语。

“这就是爱情?”

“这才是爱情。”

“老婆……”

还有人紧紧抱住身边之人,管他是男是女,都好像是最深情的伴侣历经千百世劫难再相逢,相拥而泣。

叶神话的鼻尖都微微酸涩,眼角落下一丝晶莹。

“我这是怎么了?这首曲子,如此感人……”

角落里。

凌秋雨已经深陷其中,不能自拔。

林潇潇表情有些挣扎,雪白的贝齿紧紧咬住嘴唇,疼痛令她保持一丝清醒,嘴唇都破了,血流出来。

这时,耳边响起另一道声音。

“滚滚红尘渡彼岸,袅袅情思系心田,一问苍天不回眸,二问轮回是何年……”

是白月茹的声音,清澈,嘹亮,如白月光铺满人间。

在情与理的交织下,在道与心的碰撞间。

令人沉沦。

所有人,都沉浸在别人的爱情故事里,如同身临其境,历劫百世轮回,千重劫难。

爱难求,情难得……

啊——

林潇潇惊叫一声,嘴唇差点咬掉一块肉。

好在她保持住了心神清明,没有沦陷在别人的爱情故事里。

一抹寒光掠过,崩断绳索。

林潇潇两眼一瞪,朝琴音波动的方向看去。

只见对方深情饱满,对她视而不见。

林潇潇却知道,刚才是宁寒,替她绷断了绳索。

暗器还镶嵌在身后的墙壁上。

“小三子,对不住了。”

林潇潇打晕凌秋雨,再次的用力咬住嘴唇,用疼痛刺激,使自己心神清澈,一步越出,抱起手脚筋尽数被挑断的身穿红衣霞帔的姬青莲,一跃三丈,从华烨酒楼离去。

“呵呵,好手段。”

一道阴柔身影掠近。

秦怀月身姿摇曳,有种风中残烛般的摇摇欲坠,却又好似被一根绳子吊住,始终不倒。

脸上露出病态的苍白,眼神阴鸷如枭。

死死盯着宁寒。

“琴音杀人,乃天下间少有的奇功,听说这首曲子在西海省的海城出现过,当时弹奏者,似乎就是你们二位吧?”

白月茹继续唱词,宁寒继续弹奏。

秦怀月脸上,浮现出前所未有的凝重。

能以琴音杀人者,必然内功深厚。

宁寒显然还没达到那个层次,可他能笼罩整个华烨酒楼,令众多宾客泥足深陷,不能自拔,强如秦怀月都感觉到很大压力。

呵呵。

“没用的,我是宗师,宗师小圆满,这种程度的音波攻击,对我无效。”

“我答应过叶神话,帮他镇场子。”

“现在给你们两个选择,要么停下,要么我干掉你们,强行终止。”

秦怀月冷笑,继续靠近。

宗师小圆满的恐怖气势,在一瞬间绽放,饶是白月茹都娇躯一颤,两腿瑟瑟发抖。

宁寒抱着古筝跃起,手指依然在弹奏。

只是随意抬脚,秦怀月如同断了线的风筝,倒飞出去二十米,狠狠撞在一根两人合抱的柱子上,持续了三秒多才慢慢滑下,捂着肚子靠在柱子上颤抖。

嘴角溢出血水。

“你……咳!”

秦怀月震惊了。

宁寒没搭理他,继续回到位置,坐下弹奏。

“宗师大圆满?”

秦怀月心里如惊涛骇浪。

帝城年轻一辈,绝无此等高手,即便是苏家十年前离开,游历天下那位天才,也顶多宗师大圆满,这都是往高了想。

而秦家,年轻一辈,他秦怀月不说第一,至少前三,也没人能成大宗师。

所以,他不敢想,也坚持认为宁寒绝不会是大宗师。

否则,一曲琴音,足以抹杀现场所有青年才俊,即便是他,也抵挡不住。

但。

就算是宗师大圆满,他秦怀月现在,也无力应对。

“该死。”

秦怀月眼中寒光暴涌,哇地喷出一大口血。

渐渐地,也有些坚持不住,而迷失在渡劫仙曲中,沉浸在别人的爱情故事里,落下泪水。

现场除却宁寒,只有站在他身边的白月茹,不受影响。

不知过去了多久。

铮——

一声金属碰撞的嘶鸣响彻,琴声戛然而止。

众人如遭雷击,从迷蒙中苏醒。

“混蛋!”

“啊!放开我——”

有人抱着别人的老婆,有人同性相拥,还有人抱着一根柱子、抱着一条桌腿,嚎啕大哭。

他们的唯一共同点是,都在流泪。

嗯?

叶神话偷偷擦掉泪水,看向一旁。

林潇潇不见了。

姬青莲也没了。

看到眼前画面,联想到刚才发生的事,冷眸看向台上两人。

是他们。

那首渡劫仙曲有问题,导致众人失去理智,而对方,趁此机会带走姬青莲,带走林潇潇。

只是……

凌秋雨还在。

这,算是不幸中的万幸,却也不能掉以轻心。

“白月茹,你难道不该解释一下,这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吗?”

叶神话冷冰冰开口。

白月茹有点懵地竖起耳朵,伸了伸脖子。

然后似乎想起什么,从耳朵里抠出两团奇怪的东西,笑了笑。

“不好意思,叶少刚才说什么?我没听见。”

叶神话脸色铁青,嘴唇一阵哆嗦。

简直——

岂有此理!

我有一百零八个学姐
上一章
下一章
目录
设置
夜间
日间
报错
章节目录
换源阅读
章节报错

点击弹出菜单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声
女声
逍遥
软萌
开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