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九份婚约

开往临江市的火车上。

宁寒掏出信,轻轻在手心拍打。

嘴里小声咕哝着。

“不让我拆,我偏拆。”

宁寒不信这么远,老头儿还能跑过来揍他。

拆开一封。

宁寒脸色微变。

“婚约?”

“临江穆家……”

看完,宁寒一脑门黑线,二十年前自己就被卖了?

这老头儿黑心啊。

坑徒弟啊。

这还不算完。

宁寒一封封拆开,脸色越来越难看。

九封信,九份婚约。

都是林沧澜欠下人情,然后跟人定婚约。

“师父啊,这就是您老说的‘还个人情’?这得多少人情……”

且不说这几家的姑娘,宁寒都素未谋面,漂亮不漂亮姑且不论,万一一个个都和七师姐白樱兰那疯婆子一个样,怎么搞?

想到七师姐白樱兰,宁寒还是一阵后怕。

话说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?

呼——

良久。

宁寒长长出一口气,慢慢回过神来。

“好久没见到三师姐了,虽然小时候就她喜欢抢我糖果,可我那次差点被白樱兰那疯婆子干废掉,还是三师姐救了我……得去帮她。”

宁寒握了握拳头。

不管怎么说,先到临江看看情况。

反正九封信,九份婚约呢,自己全娶回家也吃不消。

找准一个还不错的,剩下的人情,让老头儿自己想办法还。

想通了之后,宁寒嘿嘿笑起来。

咳咳。

坐在宁寒对面的老头突然咳嗽,脸色涨红,不断伸舌头,像是要窒息。

旁边坐着的年轻姑娘吓一跳。

连忙扶着老人,轻轻拍打肩背,很担忧的说。

“爷爷您怎么了?”

“没,没事……咳咳咳。”

“还说没事儿?都咳成这样了,让您别坐火车,非得受这份罪干嘛?”

女孩声音幽怨,眼睛里露出浓浓的心疼。

老人笑着摇头。

“这绿皮车虽然慢,但是……咳咳,就想找回当年的感觉,咳……咳咳。”

老人咳得厉害,似乎要把肺咳出来。

女孩匆匆忙忙拿药给老人。

幽怨的说:“爷爷赶紧吃药,先别说话了。”

看着女孩拿出黑不溜秋的药丸,坐在对面的宁寒狠狠皱了下眉头,摇了摇头,发出一声轻微叹息声。

女孩别过头,看向宁寒。

“你叹什么气?我爷爷他就是坐不惯飞机高铁,就喜欢坐绿皮车,体验当年从军的感觉……”

老人摆摆手,对女孩摇头:“小檀。”

女孩悻悻闭嘴。

老人对宁寒笑笑。

“年轻人莫要生气,小檀她没有恶意,就是脾气不太好。老头子年纪大了,就容易怀念过去,咳咳咳……咳。”

“爷爷——”

女孩一脸幽怨的摇晃老人胳膊,轻轻撅起小嘴儿。

老人轻轻揉了揉女孩脑袋,一脸宠溺。

宁寒叹息一声。

“前辈这病,单靠药物压制,顶多再过半年,只是这药……啧啧。”

老人吃下药,已经不咳了。

宁寒却在对方拿药时,就已经闻出来,药效虽好,却也有很大副作用。

关键是老人病入膏肓,深入肺腑,单靠压制是没用的。

“你说什么?你才只活半年,敢诅咒我爷爷?信不信我……”

女孩很生气,瞪着宁寒,扬了扬拳头。

这时,车到站了。

宁寒深深看一眼老人,拎着包裹起身下车。

老人拉住女孩,对她摇头。

自己的病自己清楚,而且医生也说了,他能再撑个一年半载,剩下的就看命了。

“爷爷,您怎么?我……我们穆家能请来最好的医生给您治疗,那小子出言不逊,太、太可恶了。”

“小檀啊,你姐姐未婚夫要来临江,到时候你可不能这脾气。”

“啊?姐姐的未婚夫?小羽姐姐好像也没见过他吧?会不会长得很难看?”

女孩一脸嫌弃的啧啧嘴。

扶着老人,拎着包裹下车……

我有一百零八个学姐
上一章
下一章
目录
设置
夜间
日间
报错
章节目录
换源阅读
章节报错

点击弹出菜单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声
女声
逍遥
软萌
开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