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零三章 发愁

挖了几株棉花让人送回日月潭,李善犹豫了下没去天策府找凌敬,而是转头去了东山酒楼,找了个包间坐下来……心里还是纷乱如麻。

正好是裴世矩知晓内情的时候,又恰好自己还没来得及去吏部选试……倒霉事都凑到一块儿了!

想起出宫时候,平阳公主提起柴绍此战大胜而归,李渊会加恩苏定方,再以李善举荐有功而入吏部任职……李善恨不得柴绍、苏定方此战大败。

穿越者不是万能的,甚至会因为某些原因比土著更容易陷入窘迫的状况中……现在的李善就是这样。

虽然暗中与李世民暗通款曲,但却因为诊治平阳公主一事被硬生生扯入了漩涡,李渊看重,太子怀柔,偏偏李善因为河东裴氏,又不能明目张胆的摆出立场。

可以想象一下,如果内情泄露,李渊的态度会不会发生变化……很难说,至少裴寂是对其有很强影响力的。

李建成的态度那就不用说了,肯定是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……裴世矩是太子詹事,裴寂依附东宫,李德武还是太子千牛备身,想都不用想,李善不可能投入东宫。

甚至李建成还会怀疑,之前山东战事……很可能是李善与李世民合谋,扇了自己一个大耳光。

呃,这是事实。

到时候,李建成说不定都会主动出手。

而李世民的态度……这是李善最担忧的地方,这也是李善为什么从山东返回之后没有直接投入秦王府的原因。

作为一个政治人物,李世民不太可能为了李善,与一门双相的河东裴氏翻脸……在山东战事之后,他不会放弃立下大功的李善,但很可能会有一定程度的妥协。

而李善自己呢……虽然知道终究是颗棋子,但也想尽量能掌握自己的命运,哪怕希望渺茫。

这也是今日房玄龄为什么提出平阳公主的原因……如若内情大白,只有平阳公主的态度是不会发生改变的。

而平阳公主,有足够的实力庇护李善。

感觉走在一条死路上了……李善怎么也理不出个头绪来,所以,黄昏时登门之后,他对魏征的态度,不太友好。

裴世矩不会将这件事传扬的沸沸扬扬,甚至还会刻意的叮嘱李德武密不外泄,但如果真的大白天下,你魏征的主子十有八九要弄我……态度怎么好的起来!

不过魏征今日的态度却正好相反,谦虚有礼,即使听到几句李善夹枪带棒的话,也只一笑了之,甚至还让妻子抱着才一岁的长子出来见礼,以示通家之好。

李善心情更不好了,魏征的妻子出身河东裴氏。

勉强应付过去,还从身上摘下一块玉佩给侄儿做见面礼,李善回忆了下……好像曾经被李世民指婚尚新城公主,后来李二悔婚了。

“前两日,太子相询,李怀仁何许人也?”魏征手持酒盏,正色道:“在下对曰,李怀仁其人,学识驳杂却腹藏良谋,见事明晰,目光长运,兼姿文武,日后当为国之干才。”

李善嗤笑了声,“玄成兄这是要仿房公否?”

论识人之明,论举荐贤才,这座长安城内,没有人可以超越房玄龄。

“不才愿仿玄龄。”魏征扬声道:“为君主举荐贤才,此为本职。”

李善抿了口酒,淡淡道:“举荐贤才,为宰辅之责,为吏部职权,且太子为上位者,尚未登基。”

“怀仁此语何意?”

李善抬头瞄了眼魏征,“得太子举荐,诊治平阳公主。”

魏征一时哑然,他当然想得到这一点,若是平阳公主死在了李善手里……圣人大怒,太子会庇护李善吗?

很难说。

换句话说,李善虽然成功的救回了平阳公主,但期间颇有风险,而太子是不考虑这一些。

“总归……”

魏征只勉强开口,李善打断道:“如今小弟称圣人伯父,又得三姐庇护……不指望平步青云,只望平安度日。”

“如今太子、秦王夺嫡,玄成兄何必要拉小弟下水?”

“若是太子他日登基,小弟自然俯首,任由驱使。”

话说到这份上了,魏征沉吟片刻后道:“秦王军功盖世,但太子未有失德,他日必能正位大宝。”

李善嘴角动了动……真希望几年之后,你还能记得这几句话!

看李善一杯又一杯的饮酒,魏征将之前的话题抛开,笑问道:“怀仁何事烦忧,欲借酒消愁?”

烦心事多了,裴世矩、李渊、李建成、李世民、柴绍、苏定方甚至是崔小娘子……李善长叹一声道:“今日入宫,圣人提起,关中缺粮,欲行禁酒。”

魏征定定的打量着李善,嗤笑一声,“怀仁不愿实言,也不必如此矫饰。”

“嗯?”李善有些诧异,“一旦禁酒,玉壶春……”

“玉壶春?”魏征哼了声,“今日之玉壶春与你何干?”

李善神色微变,轻声道:“玄成兄此语倒是听不懂了……”

“那是京兆杜氏的庶业,与你何干?”魏征嘿声道:“杜淹夺你产业,又入职天策府,倒是风头正劲。”

李善僵了片刻,喃喃道:“京兆杜氏,天下望族,何能相抗……”

一边说这儿,李善有意无意的打量着魏征的神色。

“杜淹这厮,恬不知耻,秦王却能容之……”魏征不屑道:“久闻秦王以天策府容天下英杰,弃一房玄龄,得一杜执礼!”

“沙场扬威,太子不如秦王,朝中政事,择人用人,秦王远不如太子!”

李善眨眨眼,一时间说不出话来,脑海中飞速闪过几个念头。

第一,魏征完全不知道太子家令韦庆嗣在其间干了什么,不然不会用这幅口吻说起此事。

呃,其实魏征和韦庆嗣还是有点渊源的,准确的说是魏征那位才一岁的儿子魏叔玉,历史上李二悔婚之后,新城公主的第二任丈夫就是韦庆嗣的儿子韦正矩。

第二,看来房玄龄先被解职,后被殴伤……使得李世民在这方面的名望有所下坠。

第三,难怪今日魏征突然正式替太子招揽自己……魏征觉得杜淹夺我产业,所以我肯定不会投向李世民。

李善揉着太阳穴,费尽心思开始扯淡将这事含糊过去,而此刻的承乾殿内,李世民正在和妻子叙话。

“大兄一心想招揽怀仁。”李世民笑着说:“若不是怀仁不肯……真想让给大兄!”

秦王妃嗔怪道:“李怀仁如此人物,郎君如何能轻辱。”

“也是,李怀仁其人,心思深沉,前瞻后顾……哎,也是迫不得已。”李世民叹了口气,“今日父亲欲使其入六部……”

秦王妃有些懵懂,她并不知道裴世矩已经知晓内情。

“大兄刻意提起,李怀仁今日赴宴魏玄成府中。”

李世民哼了声,却听见身边妻子轻呼一声。

“观音婢?”

“原来如此。”秦王妃点头道:“午后,范家姐姐入宫,提起今日晨间,李怀仁入城,先行探望房玄龄。”

李世民愣了下,随即笑了声,“这厮倒是会做戏!”

穿越初唐从上吊开始
上一章
下一章
目录
设置
夜间
日间
报错
章节目录
换源阅读
章节报错

点击弹出菜单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声
女声
逍遥
软萌
开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