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零二章 恩将仇报

已然入夏,但因为未至酷夏,气候还不算炎热,微醉的李渊带着几人在殿外漫步,随意问起诸事,这是一心保持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家长最希望保持的场景。

可惜李善发现,李建成、李世民之间恢复了惯常的状态……言语间看似平淡实则刀光剑影。

凝神听了一会儿,李善只听出李建成面对外族入侵的态度怀柔……不过是来劫掠财物,给他们财物就是了。

而李世民却想着的不仅是抗击外族,更想着纵横塞外。

这是性格上的差异,但也是屁股所决定的……李唐要对外族开战,那李世民毫无疑问的能完全压制住李建成。

李善忍不住在心里琢磨,李建成的心态……搞不好有点宁予外寇的味道。

在后苑里逛着,李渊在前头和平阳公主叙谈,后面的兄弟俩刀光剑影你来我往,李善落在了最后……心思转到了裴世矩的头上。

就算裴世矩知道了,能如何呢?

若是两年前的李善,裴世矩能轻而易举的将其驱逐,甚至抹杀,但今日的李善的分量,已经不是裴世矩能随随便便就能处置的了。

在隋朝,政敌之间,最常用的手段就是谗毙……因外戚夺权的隋朝两任皇帝都是心狠手辣,宁可我负天下人,不可天下人负我……有杀错,没放过。

李德武的叔父李金才就是这么倒下的。

但这一套用不到李善身上……一方面在于李善和皇室之间的关系,怀柔者有之,相交甚厚者有之,得其恩惠者有之,甚至暗通款曲者有之。

另一方面,裴世矩本人因前隋名臣的身份得以位列宰辅,但实际上无论是手中权柄,还是对李渊的影响力都不强。

李善想来想去,最可能的是官场上的打压……还好我没去吏部选试,不然说不定被打发到剑南、益州去。

而且这种打压,裴世矩自身只怕也不太可能……裴寂倒是有这个分量,但这种事尚未大白天下,裴世矩会不会告知裴寂,这也是个疑问。

李善的心渐渐定了下来,即使是裴世矩知晓,也很难对自己造成直接伤害……他甚至有些期盼,期盼这位在历史上各朝中留下不同印记的名臣会出什么招。

心里正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,李善突然脚步一顿,视线落在了小道的不远处花丛中,那是几株半人高的植被,光溜溜的没多少绿叶,但枝丫间有几朵白色的花朵,远远看去像是一团棉絮。

李善一个激灵,撩起衣衫下摆,深一脚浅一脚的走进花丛中,绕着那几株转了两个圈……有点像,但不能确定,前世村子里是不种棉花的。

历史上棉花是什么时候传入中国的……李善对此完全没有印象。

但元朝黄道婆是记得的……这说明宋朝很可能就有大批棉花种植了,唐朝也有了吗?

李善有点激动,两只手搓了搓,手心里都是汗水,心想也不知道就这么挖了再送回村子里能不能活,这玩意没侍弄过。

或者留在这,再过几个月来抢?

记得是一年生草本……

那边李渊叹道:“怀仁虽然年少,但却有才,又是进士榜首,原以为锐意进取,不料却知进退。”

平阳公主抿嘴笑了笑,并没有开口,她知道父亲指的是将李善丢到太医署授课,对方却一副无所谓的模样,甚至至今都没有去吏部选试。

李渊当日特意没有直接授职,原想着李善肯定会坐不住,没想到李善兴致勃勃的在太医署授课,完全没有被冷落的感触。

不过平阳公主私下猜测,或许李善如此做,和如今东宫、秦王夺嫡之争有关……显然,大兄和二弟都对这个少年郎另眼相看。

“待得嗣昌此战之后,若能大胜而归……”李渊点点头,“先让怀仁入六部历练……怀仁?”

李渊一回头,愕然问:“怀仁呢?”

李建成和李世民愣了下,转头看去,身后空荡荡的……还是李世民眼尖,指着几十步开外的花丛中,“怎的跑那儿摘花去了?!”

“往日只觉少年老成,不料也有少年心性。”李渊捋须笑道:“难不成崔氏女喜花?”

“咳咳。”平阳公主咳嗽两声,“父亲之前许诺,此事不可外泄。”

李渊呃了声,招手将一溜小跑的李善叫到近处,“怀仁若是喜欢,明日挖了带回去就是。”

李善心头大喜,“伯父慷慨,小侄只要这一种……全都送我?”

“全都挖了去!”李渊瞄了眼李善手中的花,“怀仁不是喜牡丹吗?”

一旁的李建成笑道:“那日平康坊吟牡丹,片刻诗成,遍传长安,坊间无不传颂。”

李善干笑几声……总不能说那次被逼到拐角处,也就是那次之后,自己就缩在庄子里不肯冒头。

天下花多了,自己可记不得那么多……至少牡丹,自己一共也就记得两首,这已经用掉一首了,明年牡丹花开,自己得提前躲起来。

笑谈片刻后,李渊挥手道:“不管是下禁酒令,还是课以重税,怀仁那家酒肆只怕……”

李建成接口道:“不过今日尚可饮酒,听说玄成今日设宴相邀?”

“是,玄成兄相邀。”李善挤出一个笑容,眼角余光扫了扫,李世民的神情没有一丝变化。

“待得此战后,怀仁赴吏部选试。”李渊点头道:“后可入六部历练。”

李善脸上的笑容有点维持不住了,隋唐的六部可不是明清的六部,这时候的六部衙门直接归属尚书省管辖。

虽然李世民官居尚书令,军国大事都是主要参与者,但尚书省的权柄实际上大部分都在尚书左仆射裴寂的手中。

这等于是说自己送菜上门,就怕裴世矩没办法收拾自己啊!

李善额头都有汗了……刚才还在琢磨,裴世矩没办法直接打压我,现在好了,李渊想直接把我送到裴寂手底下了!

真去了六部,人家有的是办法……随随便便就能挑的出毛病,还不如自个儿主动要求去岭南呢。

李渊,我救了你女儿,你却要把我往泥塘里踹……再想想这厮说漏了崔小娘子,李善心头大恨,你个王八蛋,恩将仇报啊!

“伯父,小侄尚未加冠……”李善支支吾吾道:“不急不急。”

李渊皱眉道:“进士榜首,至今尚未授职,坊间已有言论。”

平阳公主不吭声,李建成在一旁相劝。

而从头到尾都保持沉默的李世民有点想笑……他当然知道李善为什么这副模样。

大哥啊,你一次又一次的怀柔,一次又一次的试图招揽,从赐名玉壶春,到举荐其诊治三姐,再到今日,实际上是一次又一次的将李怀仁往远处撵呢……就怕他不恨你?

穿越初唐从上吊开始
上一章
下一章
目录
设置
夜间
日间
报错
章节目录
换源阅读
章节报错

点击弹出菜单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声
女声
逍遥
软萌
开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