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零一章 赴宴(下)

对李世民、李建成来说,在组建自己的班底的时候,肯定是考虑过世家门阀对自身的影响力的……在这个时代,任何一个有希望登上皇位的备选者都需要考虑这个问题。

但毫无疑问,李世民、李建成都不会傻到放弃世家门阀对自己的支持。

不过在李善的观察中,他很轻易的发现,这两位对世家的态度有着相当大的区别……特别是在对五姓七家。

天策府和东宫一样充斥着大量的世家子弟,其中不乏五姓七家子弟,但这些顶级世家门阀的成员在天策府中的地位都不高,也并不非常受李世民的重视。

如陇西李氏的李客师、李大亮、李玄道,赵郡李氏的李守素、李孟尝,清河崔氏的崔君肃,荥阳郑氏的郑仁泰,这些人虽然颇有名望,也有能力,但在天策府中只位处中层,与李世民之间的关系也算不上特别亲密。

李世民很有针对性的更加重视次一级的士族,清河房氏的房玄龄,京兆杜氏的杜如晦,河东薛氏的薛收……还有那些家道中落的程咬金、秦琼,甚至是草莽出身的侯君集。

考虑到李世民在历史中的贞观年间对山东世家的打压,李善可以确定,李世民很可能是有意为之的。

而李建成恰恰相反,这位东宫太子更加倚重那些世家大族,特别是五姓七家……荥阳郑氏、清河崔氏、太原王氏、赵郡李氏,以及刚刚拉拢来的范阳卢氏。

不得不承认,李建成也是无可奈何,他妻族就是荥阳郑氏,最受其倚重的太子中允王珪出身太原王氏,为了对抗一日更比一日强的弟弟,自身在军中并无威望,只能另辟蹊径,大力拉拢五姓七家。

殿内,李渊带着一丝无奈的说起禁酒令,李善一边点头,时不时附和几句,一边在心里想……虽是无可奈何,但李建成显然没有驾驭管束这些世家门阀子弟的能力。

李善想起两个多月前魏征曾经提起,去年下博大败之后,太子中允王珪力请太子亲征,但李建成在清河崔氏、荥阳郑氏、京兆韦氏子弟的坚持下,犹豫不定,以至于被硬生生扇了个大耳光。

和锋锐如剑的李世民对比起来,世人都认为太子李建成处事稳健……但耳根子软,容易被世家势力左右心意,真的不能算是稳健。

在接触了一段时间后,李善对李渊的感观和历史上的形象不太符合……不说其他的,武德一朝,至今都没有一位五姓七家子弟身至宰辅。

李善觉得,在这方面,李建成越是拉拢五姓七家,越是失分。

“即使下禁酒令,也实难相禁。”李渊叹道:“如今关中缺粮,粮价升腾,眼看着青黄不接,物斛涌贵……”

一般来说,最为青黄不接的时刻,就是粮食成熟之前的两个月。

“伯父,如不能禁酒,当课以重税。”李善笑着说:“若是严禁酒水,商贾更贪利,若是重税,几无获利……”

李善虽然前世是学医的,但也知道这种模式……前世历史上国家对白酒一次次调高税率,无非就是为了粮食危机,也的确收到了不错的效果。

李建成也点头赞同附和了几句……一边禁酒,一边课以重税,听起来有点矛盾,但实际上这是惯例,历史上唐朝经常玩这种操作。

李渊沉吟片刻,“明日召三省共议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是。”李世民应了声,瞥了眼李善,这位少年郎对父亲也是有一定的影响力的,再加上三姐……

从武德四年末听到李善这个名字,再到武德五年长乐坡初见,山东战事力挽狂澜,李世民至今还没有和李善有过任何一次私下的叙谈……任何信息交流,先是李客师夫妇,后是凌敬。

李世民觉得,也差不多是时候了……不一定要什么明确的立场,但也应该正式见上一面。

而且李世民刚刚将天策府录事一职许给了裴世矩的族人。

场面略微沉寂片刻后,李渊换了个话题,“怀仁于太医署授课,可有成效?”

“已授课月余……伤科不比医科,月余已然足够。”李善略为解释道:“主要是无伤员试手。”

“伤科,浅者只需清洗创伤、裹伤,深者开膛破肚……那就难了。”

“不过,姐夫奉命出征,小侄遣派十名亲卫随军,组建伤兵营一试。”

李渊点头道:“你提了好几次伤兵营,如若有效,可在军中推广……”

顿了顿,李渊笑道:“嗣昌统兵多年,多立功勋,此次谨慎小心,居然还向你借人组建伤兵营……不过,此战只能胜!”

李善心里大是狐疑……当日柴绍说只能胜,如今李渊也是这么个说辞!

偏头看了看,李建成等三人都面容平静,但李善细细看去,李世民、平阳公主是真的心静,而李建成嘴角微撇,似乎有不忿之意。

“不仅伤兵营。”平阳公主开口道:“郎君出征前,还向怀仁借了一员战将。”

“此人虽无甚名望,但冲锋陷阵,勇不可当,更精通兵法,有名将之姿。”

李渊大是好奇,“怀仁身边还有如此人物?”

“苏烈苏定方。”李世民笑道:“此人先后在窦建德、刘黑闼麾下,乃高雅贤义子。”

李渊眉头一皱,高雅贤早年为窦建德麾下大将,后为刘黑闼左仆射,当年拥刘黑闼起兵的那几个人中,就有高雅贤,他自然知道这个人。

“武德五年,洛水之战,高雅贤战死,刘黑闼窜入草原依附突厥,苏定方弃之而去。”李世民继续道:“后下博一战,突厥洗劫山东,苏定方恨刘黑闼引狼入室,又得怀仁救其母重恩,护卫怀仁南下魏州。”

“其后,苏定方助田留安坚守馆陶,两次率骑兵出城,横扫敌军,魏县大捷,永济大捷,苏定方均为先锋,锐不可当,刘黑闼麾下大将王小胡便是死在其手。”

“若论战功,苏定方之功,只稍弱道玄、田留安。”

“年岁稍轻,磨砺后当为名将。”

李善无语了,我缩着脑袋,缩着脑袋……最近安分守己,没想到苏定方却冒了出来。

要知道去年李世民点评朝中大将,只点出了李靖……堪为名将。

虽然这是在婉转的拍李渊的马屁……因为李靖虽然早年在秦国公府中任职,但后来是被李渊简拔重用的。

李世民如数家珍的说完,看了眼李善,“当日怀仁救其母性命,苏定方不愿出仕,只为怀仁身边亲卫头领。”

“此乃义士。”李渊笑道:“既然有功,不吝赏之,此次若能立功而返,当一并论功。”

李善只能起身相谢,暗暗祈祷,老苏啊,这次别大放异彩好不好?

李建成有些后悔,他听魏征提起过这个人,但没想到……居然是一个被三妹、二弟都赞为名将的人物。

穿越初唐从上吊开始
上一章
下一章
目录
设置
夜间
日间
报错
章节目录
换源阅读
章节报错

点击弹出菜单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声
女声
逍遥
软萌
开始播放